雪漠
大善铸心,命由心造
http://blog.ifeng.com/2518336.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灵魂的流淌——《西夏咒》番外篇(下)

2017-06-19 15:55:0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散文随笔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西夏咒》雪漠著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灵魂的流淌——《西夏咒》番外篇(下)

雪漠

5

《西夏咒》被人称为魔幻小说,因为里面写了一个魔幻的世界、一个梦魇的世界,现代人读了之后,感到无所适从,无法言说。

实际上,这不是魔幻,只是一种一言难尽的未知。当人的心灵超越了现实与功利,就会实现一种灵魂的飞翔和自由。这时,你会发现,世界上除了人类之外,还有许多值得敬畏的存在。当你用一种现代的方式将其表达出来时,好多人都会觉得很魔幻。

《西夏咒》里有一件事看起来很荒诞,但却是真的:“你三岁那年,你不是还能看到一个麻脸老汉吗?他向你伸出手,手里有豆豆糖,你总是叫爷爷豆豆糖爷爷豆豆糖。你就是吃着爷爷的豆豆糖度过童年的,你并不知道爷爷已死了多年。”这里的“你”,就是童年时的我。

再比如,好多人都把《西夏咒》里的守护神阿甲当成我的想象,但事实不是这样。西部的某个小村子里,确实有个叫阿甲的人。他的修行非常精进。后来,还没破执,他就死了,因为神识不灭,在村里人的眼中,就变成厉鬼或土地神那样的存在——藏人称之为“赞”——在村里游来荡去。村子发生纠纷时,他经常出来帮忙。而且,他总喜欢戏弄一些高僧大德。人家走过山沟时,他就一只脚踏着一座山头,让人家在不知不觉中钻他的裤裆。后来有一次,他就跟某座寺庙的僧人发生了冲突。最后,我的一位上师帮忙调停,让他们签订了类似于和平协议那样的东西——他说,你们不要再诛杀我。僧人们则说,你不要再捣蛋。

诸如此类的故事,我都写进了《西夏咒》。西部农村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它已经成为当地文化的一部分,老百姓们觉得很正常,不觉得有多么神奇,可是读者们在书里看到这些情节,就会认为是虚构。其原因在于,很多现代人的眼睛和心灵,已经被条条框框和各种经验限制了。他们是唯物的、科学的、机械的,不是鲜活的、能包容未知的。西部人不是这样,他们有一种人们称之为“魔幻”的思维,这种思维不是表面化的,而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在他们的心里,没有“相信与不相信”,只有“本来就这样”。

当你的灵魂历练到一定境界时,就会发现一些比人类更伟大的存在。量子力学和现代物理学已经证实了某种存在。在生活原型的基础上,我进行过艺术处理,但那些事情都是真实的。比如,母亲一直认为,我死去的弟弟和父亲还活在我们身边。他们真的活着吗?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确实活在我们的心里。

一次,两个孩子闹着玩,其中一个突然头疼,出现一种很奇怪的症状。这时,母亲就会对另一个看不见的存在说:“你再不要问候孩子了。你活着为人,死了为神,你一问候,娃娃们受不了。”母亲的意思是,娃娃们一闹,祖宗都不高兴了。然后,母亲做一个特殊的仪式,孩子的症状马上就消失了。

在西部大地上,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西部人的思维、生活都渗透了这种神秘文化。它对西部人来说,根本就不是虚构或想象。所以,读我的作品时,一定要了解这种文化背景。了解后,你就会明白,很多东西不是作家的虚构,而是中国西部的一种常态文化。

6

在《西夏咒》里,我也写到了爱情,那就是琼与雪羽儿的宿命大爱。这种爱,不是小爱,是大爱,是出世间意义上的一种爱。

琼是一位修行人,也是朝圣者。他从尼泊尔走来,历尽艰辛,到达中国西部,一直在寻找他命中的空行母。于是,他走了千年,走了多世。即使生命不断轮回了几劫几世,也在所不惜。生命没了,但他的灵魂一直在走,一直在寻找。于是,书中就出现了多个角色的“琼”,一会儿是屠夫的儿子,一会是谝子的儿子;一会是首领,一会又是破戒的僧人。看起来,甚是荒唐,不可思议,又摸不着头脑,分不清他到底是谁,没个清晰的头绪,但是,这也许是生命最真实的一种存在。

每个人都有可能是这样的。按老祖宗的说法,生命是一个管道,如果你超越不了的话,就会永远在这个管道里轮回,忽而是男,忽而是女;忽而升华,忽而堕落;忽而是人,忽而是兽……就这样,总在不停地折腾。于是,《西夏咒》里,就呈现了一片混沌,说不清,也理不清,但它是真实的存在。

我们知道,一般的俗爱有执著,有占有欲,它是一种很强的欲望。在世间,人类的爱情如果得不到升华的话,会成为巨大的麻烦和痛苦。很多人的爱情就是这样的,是有条件的,需要对方有所回报,需要独占,一旦得不到满足,便会产生怨恨和热恼。如果分离,彼此还要承受爱别离的痛苦。而且,这种爱是短暂的,不会长久,它是以肉体为依托的。环境一变,心一变,人也就变了。

读过“大漠三部曲”的读者,都知道,其中最出彩、最动人的,就是莹儿和灵官的爱情,很美,很有诗意,虽然结局是凄美的,但在读者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灵官出走了,去寻他的梦了,而莹儿,在守不住爱的时候,毅然殉了情,她是为爱活着的女子。他们的爱情,是人类最美的一种情感。包括后来的猛子和月儿的爱情,也是很美的。所以,我用文字定格了这样一种存在。我不知道,现代的人,还有没有这样的爱情?

现在,性最能吸引人的眼球。很多人还因写性一炮走红。有人便问我如何看待这种现象。我告诉他,我也写性,但我笔下的性,不会让读者觉得龌龊、堕落,也不会让读者生起欲望,读者还会觉得它很美。因为,我一直觉得,性爱是上帝送给人类最美的礼物。在《大漠祭》中,我写到了莹儿与灵官的偷情;在《白虎关》里,我写到了猛子和月儿的爱情。它们虽然有着世俗的表象,但却表达了人世间最美的诗意。

在《西夏咒》中,琼和雪羽儿的那段双修经历,更是写出了一种出世间法意义上的大爱。读者从中读出了升华灵魂的快乐,进而生起了一种圣洁的向往,而不是堕落的欲望。琼和雪羽儿的爱是一种大爱,无执著、无我,是对众生的爱,而不是个人私欲。仅从这一点上看,我的《西夏咒》就已经超越了“大漠三部曲”。灵官升华为琼之后,他的爱,也就从对莹儿的爱升华为了对众生,对所有人类的爱。这种爱,在佛教中也称为慈悲。

所以,好的作品,好的文学,应该唤醒人性中最美的东西,而不是加重人性中的贪婪、欲望、嗔恨、愚昧,以及对肉体享受的贪恋等。

《西夏咒》中的琼与雪羽儿,他们的爱情远没有结束,他们实现了超越之后,偷偷跑到我的下一部小说里了,正酝酿着另一出更为惊心动魄的生死恋呢!

——2017322日写于沂山雪漠书院

附:雪漠亲子阅读,伴您一年时光

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085399896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雪漠:灵魂的流淌——《西夏咒》番…      下一篇 >> 雪漠:灵魂的寻觅——《西夏的苍…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雪漠

雪漠,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专业作家,国家一级作家。文学代表作为长篇小说《大漠祭》、《猎原》、《白虎关》、《西夏咒》、《西夏的苍狼》、《无死的金刚心》、《野狐岭》等,其学术代表作为代表作有《光明大手印》书系。 雪漠文化网网址: www.xuemo.cn Email:xuemo1963@163.com QQ:417825705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