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滕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368962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苦旅漫漫觅史迹 (五)

2017-07-02 11:23:0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朝鲜战争的停战协议签字后,交战双方开始交换战俘,时任65军193师政委的贺明奉命参加战俘遣返工作,任“志愿军战俘遣返解释代表团”第一大组组长。

    后来,六千多忠于祖国的归国战俘受到令人痛心的不公正待遇,这是数十年间压在贺明心上的一块巨石。

    离休后,贺明专心致志地研究战俘问题,他写了两本书。为了调研实情收集资料,自1991年至1996年,他不顾年高体衰,不管春夏秋冬,奔波于东北、华北、西南、华中等14个省市,先后采访战俘300余人,曾出过车祸,他的肩胛受重伤。

    以博大仁爱之心,为蒙冤归俘奔走呼号鸣不平,纠正历史造成的荒诞错误,在千余开国将军里,惟贺明一

    为写好《贺明将军传》,我必须深入了解他与归国战俘们多年交往的细节。先两次拜访《我的朝鲜战争》一书的作者张泽石先生,他是研究归俘问题的权威学者





与张泽石老师促膝详谈,他对贺明将军的高尚品格感佩不已。


 

   在张泽石老师的帮助下,我与山西运城地区的几位归俘代表人物取得联系,离开北京后,乘高铁取道侯马,再乘县城公交到垣曲县银杏镇,寻找张城垣老人。破破烂烂的大巴车在中条山区爬山越岭穿越隧道,我想,当年贺明要冒多大的风险,才能寻找到受尽委屈的归俘人员呀。



 张城垣,原180师宣传部干事,今年92岁。

    黄昏时分才抵达张家,匆匆交谈,老人身体不好,听力也差,话语不多。第二天早晨,我再登门,老人找出一些当年贺明来运城时的照片,这大致可看出一些细节来。

    上午再奔闻喜县,寻找王官虎老人。仍然是转大山,晋东南的群山很美





   王官虎老人88岁,身体较好,记忆力和听力也不错。我赶上饭点了,边吃边谈。老人滔滔不绝,详述自昌图“归管处”被“三开”后,在山西27年的遭遇。他曾多次陪同贺明去山沟沟找寻生活艰难的归俘人员。

   下午离开闻喜县,一路颠簸,到了运城市。之前王官虎老人已经为我联系妥当,我登门拜访的这一家,是归俘人员中职务最高的人,即吴成德政委,原180师代政委、政治部主任

。吴成德逝世多年,他的老伴龚村还在。


  龚村老人家96岁,身患重病,听力全部丧失,她让保姆洗好一大堆水果,热情地欢迎我来见她。我们是通过写大字来交谈的。近百岁的龚阿姨记忆力尚好,几乎回答了我的所有问题,当然在兴奋之余也累得她不轻。


   

  近些年来,人们逐渐知道志愿军归俘的历史真相,这一多年湮灭于历史浓雾里的惨痛故事引起不少人的关注。


  墙上有一张吴成德和龚村在建国初期的合照,我凝视良久,用手机拍照下来。



  当年,这一对军旅夫妇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党的事业了。180师被敌人包围打散后,吴成德率部抵抗到最后,他们在朝鲜的山区打游击14个月,直到弹尽粮绝。在战俘营,吴成德宁死不屈,受尽酷刑。然而,回到祖国,他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军籍的待遇,夫妇俩被处理到辽宁大洼(俗称南大荒)农场,苦难才刚刚开始。

  贺明曾多次来运城探访吴成德,两位老红军一起商量如何进一步落实归俘人员的各项政策问题。吴成德逝世后,贺明专程来运城吊唁。

    龚阿姨和她儿子吴青松都不让我去街上找旅馆,就住在家里吧!我不敢再与老人家谈话了,她的心区很不舒服,第二天早晨合照时,她的表情依然是痛苦的。与吴青松夫妇俩直聊到9点,他们开车送我到高速路口,三门峡那边有人开车接我,我得跨过滚滚黄河,最后一个采访是在三门峡陕县。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关于《彭德怀照片全集》的编撰计…      下一篇 >> 苦旅漫漫觅史迹 (五)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滕叙兖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