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林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279769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鹿山下的金兰书院

2017-07-16 23:35:5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教育 | 浏览 21 次 | 评论 0 条

广州向南,就是南沙。沙者,在广州话里是江河泥沙堆积成的小岛,像著名的租界沙面、大沙头、二沙岛、磨碟沙等。可以想象,整个南沙就是沧海桑田的结果。

这是一片很有历史感的地方。至今清代鸦片战争的南沙炮台仍然伫立着,尽管也荒芜着,对面就是虎门销烟遗迹。顺着狮子洋就是内伶仃洋,近一千年前文天祥在此写下“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古名句。几年前,我在广东西海岸的海陵岛(据说和蒙宋崖门海战有关联)写下凭吊这场历史事件的诗句:

近看潮来水恋沙,远是浪去无留意。

八百年前云帆志,忍听船舷是风声。

转身还顾惊涛碎,怅望天际精卫影。

海陵应知伶仃远,徒惹东瀛生闲情。

我把蒙灭南宋称之为“历史事件”而非仅仅是战争,是因为蒙灭南宋不是一场简单的朝代更迭,而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少数民族政权入主中原,它带来的冲击力不仅仅是社会性的,还是文化性的。“海陵应知伶仃远,徒惹东瀛生闲情”的典故就是指称南宋败亡、神州陆沉这一历史文化事件,后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历史学家有“崖山之后无中国”之说,这和“明亡之后无中华”是一个论调。

明亡于清,进一步刺痛了儒家知识分子的道统情怀。顾炎武在《日知录·正始》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之呼。要注意这里的“天下”不等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家国”或者西方意义上的“国家”,后两者要么是统治义,要么是政治义,而“天下”则是文化义。帝王将相的家国祚运和普通“匹夫”有什么关系!但是文化传统却是每个中国人安身立命之所在!所以才能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之说。清末处于又一次的天崩地裂之中的维新派康有为,则进一步区别为“保国”与“保教”之别,此“保教”之“教”,就是泽被万世的中国“传统文化”。

今日之中国,再次有“文教”沦丧之虞。几百年来西方文化对中国的冲击是全面的,至今犹能同感李鸿章在奏章中所谓“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之惊呼。这是因为西方文化对中国的冲击不仅仅是形而上的,还有形而下的。套用《大学》中的八条目之说,历史上中国的危局更多是“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外王”之技术性落差所致,从来没有一种文化可以从“正心、诚意、修身、养性”的“内圣”层面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实质性的威胁。可是一百多年来西方却无情地摧毁了中国延续几千年的文化自信,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上半叶再到今天,在救亡图存的“亡国”与“亡教”之间摇摆与挣扎,直至今日,问题依然。

那么今日之“问题”究竟是什么?不同于清末以来中国积弱积贫的“亡国”之忧,今日国力日渐隆盛的中国真正要思考的是:我们的文化自信从何而来?民族复兴的根源是什么?文化自信只能从自己的传统中去寻找,民族复兴端赖于文化复兴,没有强大的文化软实力,民族复兴就只是一场无法持续的物质狂欢。但是,这里的“文化复兴”不会仅仅是传统文化的复活,因为传统文化肯定是有问题的,而是传统文化的再造!

以中国传统文化为“体”,以西方现代文化为“用”,这是中国当代文化再造、文化复兴的不二之门。无“体”则失“根本”,“本”立而道生。古今中外的历史已经证明,文化传统是一个民族复兴和创新的总根源,但是要承认,西方文化无论在公共治理还是器物层面都具有巨大的文化优势。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需要再一次凤凰涅槃、推陈出新!

我在大学教书近二十载,目睹了中国体制教育之种种怪现状,此为不刊之论,于此不赘。报教无门,反求诸己,三年前,从大学生细读会开始,金兰书院始创。一年前,位于海珠区的金兰书院教育实体建立,专注于以细读为基础的博雅教育,面向中小学生,细读是一种阅读方式,也是一种生活态度。中国大学教育之弊端的根源在于基础教育之应试性质,如果我们不能改变,那么在金兰书院,我认为可以把以思想启蒙、人格养成为主要内容的博雅教育提前至中小学生阶段,因为,如果我们无法改变这个社会,我们至少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改变自己。

国学则是金兰书院的博雅教育底色。西方文化的冲击,带来了中国文化自我认同的困惑。一个不能有民族文化熏陶和认同的人,又如何为这个古老、苦难、伟大的民族振衰起頽?文化的创造性的灵感来自民族文化!所谓传统文化复兴问题,不在庙堂,不在高屋,不在徒唤,不在高论。文化不是一条条政策也不是一个个概念,文化是精神,是品味,是气质,是情趣,是日常生活的知行合一。进一步说,如果传统文化的复兴问题,不能成为匹夫的责任,不能性命双修,那么这个问题就是一个伪问题。多年来,论者多矣,呼者多矣,现在需要行动,需要从概念到行为的行动,需要情怀的建构,需要在日常活出创造性转化后的传统。传统文化复兴,匹夫在兹!

我为金兰书院以国学为底色的博雅教育写的引词是:

你来了 在这里

感受到宁静的力量

细读

深思

切论

静修

非此四者

无以唤醒灵魂 涵养心性

无以博雅 传统与现代的交融

无以自在优游

无以成人成己

独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温润而坚强

平朴而泓邃

从知识到思想,从优秀到优雅,这就是金兰书院的教育理想,何其艰!何其乐!但是金兰书院的博雅教育并不与公办教育相对立,而是纠其偏、相短长。金兰书院的教育哲学,即是“体验—在其中”,在细读中有“我”之思,在游学中有“我”之验,这是对陶行知先生“生活即教育”的完美诠释。所谓博雅教育,也就是Liberty Education,拉丁语原意是“适合自由人”,就是要摆脱庸俗,唤醒卓异,唤醒创造的潜能,其所成就的人,不是没有灵魂的专门家,不是无德之才,而是有文化、有思想、有担当的人。我希望金兰书院的弟子都是有格局、有情怀、有智慧的人,能裨益于“天地、生民、绝学、万世”之人,在不同领域赓续并创造中华“文教”之人。我希望努力为这些有抱负的年青人创造一个这样的学园:把中国古代修身共学的书院精神与现代西方的自由教育相结合,这就是金兰书院。

在南沙湾的旁边,有一座小山,名曰鹿山,不高,秀而不媚,清而不寒。其东则为伶仃洋,其上千帆相竞,奔腾不息。其东南则有中国南方的宗教圣地——天后宫,雍容典雅,宁静致远。这是一个现代和古代完美交融的地方。感于市区租赁之地之促狭,不利封闭教研与修身,于是寻觅此佳地另筑书院。海珠部于平时,南沙部于假期研习班,功能错位发展,以裨益于书院长足发展。金兰书院,取自《易经·系辞上》“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嗅如兰”,吾等浅陋,固不敢以“兰”之高洁自况,但以之自省自勉则可。自三年前书院创制以来,夙夜忧叹,不忘初心,赖各位大方与家长不嫌粗疏,鼎力支持,始有今日景象。金兰书院注册名为居方文化,取自《易经·未济》“君子以慎辨物居方。”彰显金兰书院“做事先做人、方法与智慧”的教育理念,千余日胼手砥足、劳谦谨饬,贻厥嘉猷、勉其袛植,教化学生以成君子之人格。《诗经》云: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因为金兰书院在鹿山下,故又称为鹿鸣山庄。金兰书院将在博雅教育理念下,强调教育的“植根”而非“插花”,专注于国学诵讲、思想启蒙、极致细读、修身治疗、文化游学五个板块,并为有志于出国留学、立志报国的青年做留学预备辅导。鹿山下的金兰书院,是思想开始的地方,是诗和远方的起点,是那些有志于天下的莘莘学子的思想操练场。我时常徜徉于鹿山下,我时常眺望远方的伶仃洋,历史、现实、生命和大道在心中风云际会,我想,鹿山上有挡不住的无垠的天空,伶仃洋以南,就是广阔的海洋。

                                    ——南沙金兰书院落成记

                                  农历丁酉年西历2017年7月16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孩子,那些童话都是真的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高羊

教书 写作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