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太熟悉了!天天挂在嘴边像外科手术似的研究来分析去,随着国际事件的升温,对话朝鲜专家,也是每天的必修课。朝鲜,太陌生了!作为新闻主题朝鲜被了解的层面实在有限且教条,全无生命力。很多朝鲜现象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心中存疑,不能妄加评论,于是一次深入的探访,静心的实地观察和感知如期而至。

核心提示  朝鲜人对中国人的心理情感,远比我想象的复杂。朝鲜人对中国人很友好,但这份彬彬有礼是一视同仁的,并没有区别于其他国家的任何礼遇,包括对美国人和日本人。

良好的教育和国民素质使外国人接触到的每一位朝鲜人都热情,友善,善于倾听。他们非常明白“来的都是客”,无论敌国,还是友邦,都无关政治,以礼相待。对于朝鲜这个自尊心极强的民族,“窗口形象”意识贯彻得相当彻底,他们会以饱满的热情,国际化的服务标准展现自己的国家,因为他们知道来访者或多或少都带着窥探心理。【查看详情

朝鲜人对中外宾客平等对待,可能并不会引起太多中国人注意。因为如今在海外旅游或访问的中国人早已扬眉吐气,从着装,谈吐到消费都透着底气,一种由内到外的优越感散发得极其自然。难怪身边的朝鲜人眼中时常透出好奇,自尊和距离,毕竟和浴血奋战,同一个战壕的兄弟们今非昔比,相差甚远。【查看详情
朝鲜人民对已故领导人金日成主席无比热爱,加之中朝两国第一代领导人的亲密无间,奠定了朝鲜人民对往昔的真挚怀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在朝鲜战场上并肩作战的感人事迹,朝鲜人不比中国人知道的少。至今在学校课堂,历史博物馆,军人的教育和普通民众的印象里,中国人民志愿军都有无比崇高的地位。【查看详情
 

核心提示  尽管行走在平壤的大街上,满眼是朝鲜人平静生活的景象,却并不能给我完全的安定感,尤其是不经意间闯入视野的武装军人,或者与不同军种的战士们同时行走闹市和景区,“平静的紧张”反复提醒我,对于战争毫无懈怠的准备是目前这个国家的首要选择。

通常朝鲜人对于政治话题基本避而不谈,但朝美交恶甚至战争并不是他们避讳的。当我问到是否害怕战争,回答是坚决的:“不!我国不如美国的军事装备,但我国人民有“誓死”保卫金正日将军的决心,我军的思想觉悟远远高于美军!我们还能胜利!”。

我无法准确体会朝鲜年轻人对美国的仇恨有多强的烈度,但显然基于他们接受的教育和信息,他们不怀疑美国有不惜动用武力牵制朝鲜的决心,这份仇美情绪也因美国的压力而膨胀。【查看详情

记得上次提到朝鲜最顶级的冷面馆——玉流馆。有网友问,一定是给达官贵人的食场。差不多,价格对老百姓来说不菲,环境有点国宴的感觉,是政府官员宴请别人的经常之选。但是,玉流馆并不是与老百姓绝缘,每个月国家给每人发三张玉流馆的冷面票,每个月人人能去奢侈三次,还是白吃!【查看详情
豪爽的女老板现身,见到有外国人光顾很开心,拒绝拍摄,但饶有兴致地讲述自己如何亲自到意大利学厨,如何从意大利进口原料,又如何去北京上海考察。我好奇这餐的价格,她说:“300朝币,全套管饱。”“太便宜了,酱油还要1000朝币一瓶,那不赔本儿了?”我问。“是啊,所以金正日将军每月给补助,就是让老百姓尝尝外国味儿!” 朝鲜处处国营,国营也有国营的好处。【查看详情
 

核心提示  平壤高楼林立,电梯使用很普及,全城室内室外一律使用节能灯;街道干净整洁,公车站与商店无人喧哗,都在安静的排队。朝鲜广大农村是外国人想了解却无法只身探访的地方,就算驱车经过,朝方人员也会一路神情紧张,提防相机使用率,摄像机更是绝对禁止。

首都平壤,地位就像几年前的北京,是朝鲜人最向往的城市。生活其中,哪怕进入平壤地界都需要出示令平壤人骄傲的首都身份证。平壤高楼林立,电梯使用很普及,全城室内室外一律使用节能灯,很环保,人们也很自觉节约用电,他们并不避讳当前全国电力不足。 【查看详情
摆放整齐,贮备丰富的多为瓶装饮料,调料,腌制的泡菜和海产品,新鲜鸡蛋。而新鲜蔬菜和肉类数量有限,都是切好了卖的,水果罕见。购物的人依旧安静排队,攥着钞票的手中也夹杂着供应票,每人换购自己的定量。副食品店门口的点心摊儿生意也不错,各色点心还算丰富,买卖双方都很规矩。【查看详情
我和所有外国人一样,对于朝鲜农村的实情充满好奇。希望能透过“观察”,看来只能是“透过车窗的观察”,浮光掠影地揣测些许朝鲜农村的生产生活状况。我们的车一驶出平壤市区,暂且顾不上几小时后目的地的采访任务,先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见识一下传说中的“有产无出”的朝鲜乡下。 【查看详情
农忙时节,田间种地的不多,拿着小油漆桶给水泥墩刷漆的很多,但水泥墩崭新,分明刚刚粉刷不久。更令人费解的是,每隔23分钟车还得小心避开拿着扫帚,极端认真扫地扬土的乡亲们,大上午的,不干农活?而且只有扫之不尽的土……我不解的望着身边的翻译小崔,“为什么?”“这是分配的任务。”小崔认真地说。的确,朝鲜人概念里,没有完不成效益的压力,只有要完成任务的责任。【查看详情
 

核心提示 抵达朝鲜国际机场安然过关后,开始了基本与外界隔绝的10天生活,好在朝鲜太多的异样事物足以填满我的视野,兴奋我的神经……

习惯于全球化标尺的我,从登上朝鲜唯一的航空公司高丽航空的那一刻起,就无时无刻不被“不入流的时尚”兴奋着。苏联伊尔62飞机上,军事化的重金属器具,倒也透着怀旧的新潮,朝鲜漂亮空姐适度的中英文和得体的服务,白头山甘甜的啤酒,久违的人工果味汽水,让人进入时空交错的恍惚,也对落地后的一切充满猜测。 【查看详情

步出机场,见到了朝方负责接待我们的翻译金大姐和小崔,她们为我们提供拍摄便利的同时,更为重要的职责是监督我们哪些是不能涉及的内容。金大姐是朝鲜广电委员会(类似中国广电总局)的干部,为人亲切,坚持原则但并不刻板,曾经在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际部工作过,谈吐举止很国际化,与印象中的朝鲜人相去甚远。【查看详情

我们被通知先去万寿台金日成铜像,买束鲜花(外国人5欧元),先给已故领导人金日成献花敬礼。我们很尊重朝方的礼仪,但当时心中认定这是朝方刻意向外国人强调其领导人的无比重要,形式上必须有郑重的体现,也为即将开始的拍摄工作定个基调。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