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金节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231645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信贷“绑架”中国经济的危害

2009-05-12 13:41:4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9082 次 | 评论 0 条

信贷“绑架”中国经济的危害

——兼论中国信贷形势的双重困境

文/倪金节


没有哪个时间点的中国信贷数据,像今天这般饱受市场“追捧”。早在4月11日一季度的信贷数据揭晓之后,4000亿、6000亿以及10000亿以上等各种版本的新增贷款数据,就开始在坊间四处“流窜”,让中国的楼市和股市或喜或忧。尽管前几年经济过热时期,这一数据也被市场关注,但远没有如现在这样,几乎已经成为最终决定中国宏观经济复苏和资产市场繁荣的本源性因素。而无论接下来的中国信贷数据是继续维持高增长,还是出现所谓的“猛着陆”,对中国经济本身而言都存在着巨大的隐患。我们不妨来对中国信贷数据必然将发生的两种截然相反的趋势,对中国经济的实际影响进行一下情景模拟。

情景1:信贷“猛着陆”,从而导致一季度乍现的经济复苏迹象骤然消失。从去年11月份开始,新增贷款数据持续5个月攀升,今年一季度总额更是高达4.6万亿的历史天量。而与之对应的则是中国经济出现了独立复苏的大好景致。虽然一季度GDP同比增速滑落至6.1%,创17年来新低。但是以PMI数据为核心的经济先行指标回暖的趋势已经确立。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5月1日公布的4月PMI数据为53.5,这已经是连续5个月回升。而之前里昂证券公布的PMI数据一直低迷,亦是让人怀疑经济复苏真实性的有力佐证。然而,5月4日公布的该数据则大幅回升至50.1,为9个月以来首次重返50以上,较上月44.8大幅回升。这两个PMI数据足以显示中国制造业扩张的速度正在加快,更是确保中国经济接下来持续回暖,甚至出现V型复苏的基本保证。

不仅仅是PMI数据,固定资产投资增速(3月份)已经蹿升至久违的30%,M2增速(一季度)创纪录的达到25%以上,大大高于央行17%的理想经验值,工业增加值也结束连续数月的下滑,在一季度开始出现增速反弹。类似的经济回暖指标还有很多。总之,在信贷史无前例的大幅度扩张下,中国经济复苏的迹象十分明显。然而,天量信贷现在已经越来越多的遭遇各方诟病。在一季度几乎放出了温总理全年的信贷目标(5万亿)的大背景下,接下来信贷可能“猛着陆”绝非危言耸听。比如,09年全年的新增贷款额度为6万亿(依旧还是巨额信贷),也就是说二三四三个季度的信贷增量1.4万亿,也就是意味着月均1500亿。而且4月份的新增贷款根据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肯定不会低于5000亿。如此一来,下半年的某些月份这一数据将不得不猛跌至1000亿以下。

那么,若没有了天量信贷的支撑,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势必将跟随急剧下滑。在美国经济复苏的前景仍然不够明朗,外需难以在短期内复苏,而消费却因为投资GDP比例的畸高等因素导致不可能对经济增长产生巨大的替代效应,届时中国经济保八的目标没有了巨额信贷的支撑是否还能够实现?而且更为糟糕的是,一季度资产市场的走势基本完全受制于信贷市场的天量反弹,若没了“撒钱式”的超强利好,股市在上半年积累的泡沫或许将再次夭折,房地产市场也可能开启新一轮的下跌。

情景2:新增贷款数据继续维持高增长,全年贷款增量超过9万亿。按照一季度4.6万亿的数据计算,只要二三四季度每月的平均贷款增量为5000亿,全年的新增贷款就超过了9万亿。如果完全按照一季度的情况来看,为了力保经济增长,5000亿的新增贷款基本是下限目标。因此,如果年中中国的货币政策取向不转变,那么9万亿的新增贷款并非没有可能。然而,9万亿以上的新增贷款规模在中国经济史上绝对是无法承受的超高数量。当笔者估算出9万亿这一数字的时候,不少银行系统的朋友都不敢想象这样的规模对中国经济将意味着什么?是的,如果真是如此,这将给中国经济带来巨大的麻烦。

如此庞大的贷款规模,唯一的结果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重回40%,甚至50%以上,楼市和股市的泡沫化趋势加剧以及高通胀的快速卷土重来。而造成这一结果的逻辑很简单:在消费需求不可能迅速大力支撑经济增长、外需依旧不能逆转和金融危机未能完全结束的情况下,如此天量的信贷不进行固定资产投资、不投资于股市和楼市,试问这些资金能“飞”到哪里去?

若真出现这样的情景,可以预期的恶果包括:银行不良资产必然将大幅度增加、重复建设和产能过剩困局进一步加剧、CPI开始“咆哮”,以及前几年出现的全民股疯和楼市“只涨不跌”的奇异景象也将再次出现。而财政货币政策将不得不被迫收紧,以试图控制住不断堆积的经济泡沫。那时候的中国经济在突然刹车的情况下极有可能出现“硬着陆”。这是中国经济的难以承受之痛。看来,在全球其他经济体依旧萎靡不振,而中国经济火热朝天也许并不是好事情。因此,“别人危机重重,唯独中国大好”的逻辑,或许应该到了应该开始校正的时候。否则,将全部的精力寄希望于通过“撒钱强心针”,让中国经济快速兴奋起来的政策逻辑,将贻害无穷!

通过上面的两大情景模拟,我们可以看出,接下来的信贷暴跌或者继续维持高速增长,都不是中国经济的理想选择。实际上,从现在宏观流动性结构以及实体经济的运行情况来看,信贷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绑架”了中国经济,新增贷款是“涨不是,跌也不是”,完全陷入了无可奈何的地步。

当然,如果下半年美国经济能够快速复苏,外部需求能够快速启动,那么纵使没有了天量信贷的支撑,也并不妨碍经济持续回暖的大局。然而,美国4月份失业率跳升至8.9%的现实,告诉我们美国经济仍然处于步履蹒跚之中。因此,寄希望于美国经济复苏带来的外部需求,能够接上信贷回归常态导致的投资需求减少,注定了可能将成为一厢情愿。

其实造成如此困境的根源在于经济增长结构的加速失衡,信贷GDP比、投资GDP比等相对指标在上一轮经济增长周期中不断攀升,而一季度出现的经济回升也使得这两个指标开始更快速的上升。当一国经济增长的内需几乎完全依赖于固定资产投资,而消费需求却持续十几年难以真正启动起来的情况下,出现上述的信贷困境也就不足为奇!因此,想方设法短期内“刺激”消费,中长期“解放”消费成为当务之急,并改变融资渠道大部分依赖银行系统的间接融资模式,唯有如此,类似的信贷困境方能真正得以破解!

见于凤凰网财经专栏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下一篇 >> V型复苏遭遇“夭折”风险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倪金节

倪金节,财经作家,常年专注于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研究。已出版《反通胀战争》,《好泡沫还是坏泡沫?》等作品。Mail:piaoni2006@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