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安倍搞坏了中日关系?

——马立诚、荣剑解读中日关系恶化的深层原因

  • 安倍搞坏了中日关系 完整版

  • 日韩间谍在中国为保全自己骂我汉奸

  • 以阶级斗争为指导下的外交很困难

  • 中日关系好坏主导在中国不在日本

  • 中日关系不好责任在安倍是种误判

安倍的道歉看似依然是在玩着文字游戏,没有明确的认错态度,和道歉诚意,日本固有的历史观和历史价值观是否可以转变?中日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又是否是安倍本身呢?

马立诚:中日关系好坏主导在中国不在日本

凤凰博报:日本以往所谓的道歉,仅仅是对于以前的侵略行为进行反省,对于给我们带来的伤害进行反省,没有明确的道歉说对不起,所以我觉得这可能就是中国人不能接受的地方。

荣剑: 我觉得日本可以做到更大更诚恳的道歉,更大的范围的反省,诚恳的表达他们对战争的反省,对中国所造成的伤害的悔罪。日本天皇在70年代,已经决定明确承诺不参拜靖国神社,就是鉴于中国人民的情绪。我们细细的考虑日本的这种宗教文化,特别靖国神社,这种神社的文化跟政治并不密切。在日本的观念里头,就是说你只要死了以后,亡灵都是平等,并不会因为你是以前有罪不能进神社里。但是我们其他国家人在看这个问题的时候,不是站在日本人的宗教观上来看待的。我跟日本人也说,应该顾及考虑其他国家的感受。天皇实际上作出了一个正确的决断,他不参拜靖国神社。而日本人大多数公民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是应该的,我们是去参拜死去的先人没有其他意思。从日本天皇的态度来讲,他是可以做到这一点。我是不认可日本的这些做法,我也明确表达对他们这种批评,在这个方面,日本还可以做得更好一些,这不会损害日本的国家利益和国民自尊心。他态度更磊落,像德国做到这种程度,相反会获得很多中国人的尊重,跟其他亚洲国家更大的尊重。现在变成了一个非常难打开的结,一个是靖国神社,一个历史问题,一个钓鱼岛的问题,原来这些问题都是存在的,但现在这个结越系越深没法打开。他觉得表达道歉这两个字,涉及到政治信用问题,或者下届能否执政的时候,这个问题越来越复杂了。

马立诚: 任何一个民族在思考自己过去痛苦历程的时候,都很难过的。比如我们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思,以及是否应该建立文革博物馆的问题,因为是不好的事情,所以很痛苦,对于日本来说它同样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日本政府对战争历史问题的是有承担、有交代、有反思的。这还不是我个人意见,温家宝总理2007年访问日本的时候,指出日本政府领导人,对战争责任的承担、反省多次进行,中国人民对此给予正面的平价,这应该说是代表中国的。所以对于战后,特别是中日两国恢复邦交以后,日本政府领导人对战争的反思,中国政府是给予了很正面平价的。现在,两国的结越结越深,我认为是东亚民族主义上升的结果,把原来的问题加重了。钓鱼岛问题、靖国神社问题、历史认识问题,在邓小平时期都存在的,邓小平他们站的比较高,是从全球的角度,从中国未来发展的角度来看待中日两国关系,不被历史问题绊住脚。在80年代时候,当时他们也参拜过靖国神社,后来胡耀邦还给日本写了封信,劝他以后不要参拜了。

第一,不要在自己的家门口树立一个强敌,这是任何聪明人不会采取的政策。第二,未来中国发展崛起的过程当中,应该尽量减少摩擦,减少战争的发生。第三,我觉得中国如果能够更宽容大度一些,是能够把日本拉到自己这边来的。现在世界上,有一个老大有一个老二有一个老三,美国老大,我们中国老二,日本老三,跳开现在现实结构,如果老二和老三合起来的话,老大也不妙的。如果老大和老二合起来的话,老三就不好办了,如果老大和老三合起来,老二也不好办了,这是最大一个最大棋局,我们中国考虑问题的时候,首先要从这个最大的棋局出发同时来。

中国如果采取政策对,存在着能够把日本拉回到自己身边,或者说能够使中日两国建立起比较和谐关系的可能。我觉得现在中日两国关系主导面在中国,不在日本。中日两国关系好坏,很大的面要看中国。想把它做好,就有可能做好,想把它做坏就有可能做坏。80年代和现在中日关系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差,这是很值得我们深思的。为什么说中国是中日两国关系的主导面,我们谁都很明白,现在中国国际地位、中国体量、中国经济规模、中国的前景,日本明显是老龄化了、少子化了,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以后相对停滞了。所以日本它比较缺乏活力缺乏,中国现在还在往上走,块头又这么大。

荣剑:中日关系不好责任在安倍是种误判

马立诚: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回答国会议员质询的时候,国会议员问中日达成的四点共识有什么国际法依据。岸田文雄说,不是根据国际法制定的,而是根据中日两国实际情况制定的,没有国际法的依据。中国媒体整个报道,那天我吓一跳,怎么两国刚刚达成四点共识,岸田文雄否定性的话就出来了?原来下边还有一句话,“虽然没有国际法的依据,但是中日两国必须遵守。”为什么后一句话中国媒体不做报道,有点妖魔化日本,使得中日关系在紧张的情况下再紧张。实际上是两国媒体人没有充分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责任,就是拿起话乱说的。安倍也讲过好多次,中国的发展对于日本是好事。2014年日本首相说,中国的发展对日本是好事,日本和中国应该搞好关系,这样一些话中国媒体是不报道,这样就使得中国的民众,对日本的情况认识产生了一些误解和偏差,当然安倍做得不对,或日本政府做得有问题,我们当然应该指出来,但由于媒体互相较劲和媒体的片面性报道,使得我们互相对于彼此的了解方面产生了一些偏差。

荣剑: 我相信日本的外交政策,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实际上是日本最大的方面。中国没有外交问题只有内政问题,日本只有外交问题没有内政问题。日本跟中国的外交是最富有挑战性领域,他跟欧洲关系也好,跟美国关系没得说。讲到亚洲国家对日本的评价,德国前总理斯密特说,日本在亚洲没有朋友,中国在亚洲也没有朋友。我把斯密特的话引到了我的文章里,日本外务省一些朋友看了以后,他表示异议,说不是这样的。他说他们现在通过一些民意调查,调查日本在亚洲各个国家的评价,这几年日本获得的评价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但他承认在十几年二十年前,日本在亚洲国家的评价不好,甚至中国比他们还好一些。日本人对于中国这种关系,作为他外交最大一个挑战也好,最大的一个领域,他所做的工作来讲,是非常大的。我想法来讲他是不可能是想把中日关系往死胡同上走。 我想他是想跟中国是友好的,中日之间这种友好关系,不仅是有利于日本,也有利于中国,当然也有利于亚洲和平。

马立诚: 实际上安倍对中国是两种态度,一个就是他希望跟中国发展友好关系,而且他多次表达,我们中国媒体不够重视、或不报。另外一面他也有防备中国的一面,为什么会有这么面呢。

荣剑: 主持人提出的问题反映了很多人的认知,包括我们官方认识安倍在台上中日关系结打不开,把中日所导致的问题都归咎于安倍首相一个人身上,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判。

马立诚: 这是很严重的误判。不仅是安倍,在安倍以前的野田佳彦也不行,民主党上台也不行,怎么样都不行,这种趋向正在发生。中国对日本的批判、愤怒、仇恨的火焰与民族主义交织在一起,对日本的压力已经构成,安倍下来中日关系就一定可以搞得好吗?未必。

查看更多实录

马立诚

评论家、学者

荣剑

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现代化研究所研究员

《纵议院》是凤凰博报频道策划编导的外交时政类视频节目,以国际外交话题为主,社会时政、文化节目为辅,一月两期,节目上线会在凤凰博报、凤凰视频同步推出。

凤凰网纵议院微信
扫描关注

编导:邵文婷 主持:邵文婷
专题:邵文婷 邮箱:shaowt#ifeng.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望京启阳路4号中轻大厦10层
邮编:1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