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能说

2015 凤凰名博黄河源头行

2015年8月25日至9月13日,凤凰名博和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环保人士踏上了溯源黄河的征程,他们从黄河入海口山东垦利县出发,一路逆流而上,直达黄河源头青海玛多县,不断发现环境保护问题,为保护母亲河贡献自己的力量。本次活动,行经9省,全程6000公里。

积石山称为唐述山,河水亦称唐述水,表明它曾是羌族势力统辖的地区,也可见此地在古人眼中是神秘莫测的地方。

大河保护着城市的健康。如果一个城市没有自净的能力,城市就要生病,住在城市里的人也不会健康。

藏在大山中的这些雕塑,让从来有见过的人看到,会产生什么样的欲望?不知为什么,行走在大山中,这个念头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

更有甚者,据当地人透露,每年植树节前后,有的山头被开发商承包搞活动,一棵树这拨人种了走后拔掉,树苗下拨人再种。这样反反复复一个月多时能种他七八次

刚进东营,一个类似“打造中国十强化工园区”的刺眼标语映入眼帘,一块还没来得及开发光秃秃的湿地作为背景在相机中呈现。再往里走,黄河湿地旁就是胜利油田的主要开采区和石油冶炼工厂。

所谓的生态农业模范产业在他们的带动下,首先在黄河湿地进行开发,占地数千亩。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可以说,整个郑州黄河,及黄河湿地,面目已是千疮百孔,被切割的七零八落,已经不复存在。

积石山称为唐述山,河水亦称唐述水,表明它曾是羌族势力统辖的地区,也可见此地在古人眼中是神秘莫测的地方。

中国人的一个习惯,就是把垃圾堆在大江,小河边的坡上。这样下雨时垃圾就会被冲进大江。水库淹没的最初,这些被泡了的垃圾,则一片山地似的瓦解冲到了河里。

在一旁站着的康银堂的哥哥也帮助局长说,没有他们的事,都是鄂尔多斯那边的企业污染的。新打的井里的水喝起来也还有味道。

今天我们横穿河南,陕西和陕西三个省市,途径三门峡, 潼关古城,蒲津渡等在中国古历史和近代史中,曾经影响黄河或被黄河所左右的建筑与城池。

每年植树节前后,有的山头被开发商承包搞活动,一棵树这拨人种了走后拔掉,树苗下拨人再种。这样反反复复一个月多时能种他七八次。

而人今天以后,我们的行程将步入黄河中游的山区丘陵地貌。黄河水利史专家蒋超认为,黄河没有了大山的束缚,走入有了人类的历史后,变化更为显著。

我们了解到习近平总书记刚刚发表了学习焦裕禄的政府工作报告,但在人们学习焦裕禄精神的同时,往往忽略了黄河在兰考县对生命的重新选择。

如果可以称之为鸿沟的话,他们之间的距离何时才可拉平?正如如今所宣传的口号:让生态文明成为现实。

黄须菜连片生长,均匀密布,并根据土壤所含盐碱度的高低而呈现不同颜色,碱度越高色度越红。

在1938年,河南郑州花园口却出现了一次人为的决堤,导致89万河南民众死于非命,也给中国的灾难史增添了沉重的一笔。

凤凰博报官方微信

扫一扫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