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102
铁嘴悍妇与大嘴地产大亨的较量
   

纵议天下大事,畅聊百姓民生,欢迎收看新一期的《纵议院》,我是文婷。美国大选即将进入PK阶段,与大选初期的混战局面有所不同。眼下,美国大选的形势正趋于明朗。以铁嘴不留情著称的前国务卿希拉里很快就要直面大嘴打天下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这二位的对决,被称作是美国大选历史上“最不受待见者”的对决,二嘴相争,必有好戏,而这场剧情急转、扑朔迷离的大戏,究竟会演出怎样的精彩,即将进入我们今天的议家之言。

时殷弘:美国人为什么喜欢听特朗普胡说八道

凤凰博报:要说这部大戏谁是男主角,那一定是特朗普了,这位不仅语出惊人、发型独特,更是个有钱的大佬,那两位觉得,他可以从众多优质男中脱颖而出,与他有钱有多大关系?

时殷弘:他有钱本身没有太大关系。相对来说,希拉里筹储的竞选基金大大超过特朗普。而特朗普多年的商界生涯,对他的胆量颇有锻炼,恐怕也知道美国相当一部分公民对现在的美国非常不满。在支持特朗普和桑德斯的部分公众看来,这个世界很坏,在利用全球化盘剥美国,美国吃了很多亏,世界所有国家都在对美国免费大抽脂。为什么美国让他们盘剥呢?在这部分公众看来,是华盛顿的精英,华尔街的精英,多年来所谓的自由国主义经济的基本政策,让美国受别国盘剥。同时,把国内所谓的弱势群体与精英的收入、经济、生活、待遇的差距搞得非常大,所以美国现在有很大一部分公众心里非常火,主要针对华尔街和华盛顿的政治精英、金融精英,也针对美国以外的其他地区、国家。

在这样的情况下,特朗普确实有一部分市场,但很大程度也归于特朗普的个人特质。他大嘴且非常伶俐,不管是有意还是凑巧,他毫无约束的张大嘴喷击外国、喷击美国精英的风格,正好契合了美国相当一部分公众的情绪,所以他能够战胜。不要说布什的弟弟杰布了,同样差不多也是大嘴的克鲁兹也难以取胜。

特朗普勇猛、夸张,喜欢胡说八道,但正是因为美国现在很大一部分公众是这样的情绪,而且这种情绪基于目前世界全球化的一部分现状,基于美国国内社会政治经济分裂加剧趋向,所以他很有市场,这种结果是主观客观因素合起来作用的。现在他已在共和党内部生出,他即将面对希拉里,恐怕他的选举策略、话语策略都会有些改变。但大嘴谴责精英、谴责世界的基调不会改变。

特朗普赢得支持不是靠钱而是靠大嘴

凤凰博报:但也有人怀疑他利用金钱的优势来操控选举。

王冲:美国大选都离不开钱,但我们有个误解,特朗普是很有钱,但他有钱不等于他用在大选上的钱比别人多,他个人有30亿美元以上的财富,他不可能把他的大厦、球队卖了来做这次大选,大选是要获得别人资金、捐款的支持。现在希拉里阵营截止到5月底已经筹储了2亿多美元。特朗普只有希拉里的六分之一,差距非常大。从初选到现在,相比其他候选人特朗普最省钱的。他所得到的曝光度,就是靠他的大嘴敢说。在初选阶段前三四个月里,美国电视台免费给特朗普价值十亿美元的广告,别的候选人想上电视要给电视台交钱。但特朗普相反,因为他的出现就意味着收视率的暴涨,所以电视台都主动邀请他去。同时,他善于利用社交媒体,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时殷弘:美国的竞选资金有严格的法律规制,并不有钱就可以大量投入到竞选里,只能投入法律允许的部分资金。到目前为止,希拉里筹措的竞选基金远远超过特朗普。所以,特朗普的风格,拼命攻击政敌的策略,到目前为止为他省很多钱,但光靠这个能否弥补未来竞选对资金的巨大需求,我想恐怕够呛。

王冲:特朗普不是靠钱而是靠大嘴,同时也跟世界变化的形势以及美国面临的变化有关。第一个,这个世界变了。现在整个世界能说的、偏极端的政客都会获得很多的支持率,前段时间,奥地利的一个极右政党差点上台,法国一些极右政党最近也开始崛起,甚至一向讲政治正确的德国右翼阵营也在崛起。整个世界的老派政治家离去之后,新的政治家都是敢言、敢说、敢走极端整的路线,特朗普在美国也是其中之一。

第二,美国的变化。小布什时期打了两场半战争,奥巴马时期战略收缩,现在美国的实力到了战略改变的时候,而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说不要去用民主的手段改变其他国家,先管好美国人自己的事,而这应和了很多美国民众心里想法。美国失业率很高,官方失业率是4%到6%,但有人说真实的失业率是20%左右。而高失业率伴随的就是贫富分化的差距,中产阶级在萎缩,美国巨额的GDP被越来越少的人掌控,特朗普说要带来改变,这种做法让穷人高兴了,攫取了相当一部分美国中西部穷人的支持度。

王冲:这届大选美国人只能在骗子和混蛋中选其一

凤凰博报:有些学者和媒体给特朗普总结了一个受欢迎的核心,说特朗普是这次参选人中最直率、最没有城府、最真诚的一位,甚至被称之为是裸选,真是这样的吗?

时殷弘:特朗普、希拉里都称不上真诚,但在竞选期间发表的主要言论,确实反应了他们内心的意识形态信仰。特朗普就认为:美国让华尔街、华盛顿的精英搞坏了,这个倒真诚的。而希拉里是真正精英集团多年的王牌成员,希拉里说特朗普如果上台,就会把美国整个内外搞得非常糟糕,所以这也是她真诚的信仰。而夸大对手的问题,强调自己能够使美国重新伟大起来,这有很多夸张的成分。另外,一些资料显示,特朗普原先不是那么反权势集团,为了竞选都拼命的按照竞选胜利需要规定自己的言论,但两个人代表的基本意识形态是真诚的,有很大的差距。

王冲:有一句俗语说:美国大选就是两个魔鬼的竞争。百姓投票就是在两个魔鬼当中选个不那么坏的。一到大选,大家都会把他女儿是不是超速,他有没有一夜情,所有的缺点弱点都要找出来。但本届无论希拉里还是特朗普,都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之一。前两天做节目,有位美国第三党派的负责人,他说:这两个人我们都不喜欢,我们要重新选一个人出来。这也代表了美国的一种声音,但大家没办法,只能在骗子和混蛋中选一个。

凤凰博报:但特朗普的出现,有人分析这是美国社会分裂显现?

时殷弘:最醒目的分裂就是美国多年的社会、政治、金融、经济、生活当中,所谓的弱势群体感到没有得到好处,相对被剥夺,他们仇视精英。另外,还有族裔的问题。特朗普代表了一个比较歧视少数民族的传统的美国纯白人。另外,他对穆斯林的态度也引起了很大争论。与共和党相比,希拉里比较传统,比较接近于劳工、公会、少数族裔以及所谓的弱势群体。但这也跟民主党主流传统相关,民主党是两端,民主党同华尔街,同华盛顿政界,同美国的最高层权势集团又是相当符合。而共和党除了弱势群体之外,美国传统中西部的农场主,中小企业主,比较亲共和党。共和党基本群众里,很大一部分是像特朗普那种既不是万亿富翁,但也不是一般的中产阶级,所以两党的情况特别复杂,但历史上两党各自代表的地域、族裔和阶级阶层的分野还是比较清楚的。

王冲:有一本书叫《两个美国》,实际上我们观察美国会发现,一个城市的美国,一个郊区的城市,城市很贫穷,而郊区的就很富裕;又有一个白人的美国,一个少数族裔的美国,这两方面一直讲政治正确,但种族差异、种族歧视还都存在;另外,一个自由派的美国,一个保守派的美国,一个华尔街的美国,一个中西部的美国,所有都是分裂的。奥巴马这七年多让分裂更加加剧了,甚至共和党在国会层面出现了,只要是奥巴马提出的就反对这样的一种原则。面对这种撕裂的状态,特朗普提出他的观点,重新聚拢他的人气,这是他生存的基础。

这届大选将是美国史上最激烈最肮脏的竞选

时殷弘:每次大选都要经过长时间的党内竞争,以及和对方党派候选人的竞争,不热爱竞选,坚持不了就很难胜选。而特朗普就爱竞选,爱攻击别人,用中国话说:作为美国主要政治人物来出风头。希拉里也是这样,希拉里一生都非常政治化,当过第一夫人,当过纽约州参议员,现在又出来竞选总统,她也是热爱竞选政治、热爱攻击,而且她的形象跟她丈夫相比都是有明显差别的,她是一个战斗性非常强的女人,所以我觉得他们两人都非常热爱竞选,这也有可能是多年来没有见过的最激烈、最肮脏的竞选。

凤凰博报:特朗普一直顶着打酱油的称号,但他一路走来先后击败了16位对手,挺过共和党高层对他的层层阻击,锁定共和党党内的提名,很多媒体都评价说,特朗普颠覆了美国大选政治?

时殷弘:如果要看美国近300年的总统竞选历史,类似的也很多。比如冷战结束到现在,美国国内政治以及美国对外政策总体比较常态。但今天世界变化很大,而这一变化在很多美国人看来对美国不利。美国国内经济复兴乏力,政治、社会分裂加剧,而美国在国际上的日子也不好过,这时候相当一部分美国公众成为了心怀愤懑的美国人。桑德斯能够在民主党内得到这么多选票,特别是特朗普能够以怪人的形象在一向保守的共和党里赢到最后,就表明美国国内有很大一部分是愤怒的美国人,怪美国精英,怪全世界。在这样情况下,特朗普看到了,越搞越起劲。希拉里克林顿作为民主党精英的主流,实际上已经离异了很多原先的民主党人,特朗普更是如此。他们两个人在赢得了总统候选人的情况之下,要改改策略,争取本党内原来很讨厌他们的人支持他们,否则恐怕情况会不妙,特别是特朗普,会很不妙。因为共和党内相当大一部分人非常讨厌特朗普,这是特朗普最大的软肋。

特朗普一路走来都打了谁的脸

王冲:特朗普一路走来打了很多人的脸,包括很多专家。去年一帮专家讨论:假如杰布布什碰上希拉里,这两个王朝会产生怎么的碰撞。杰布布什无论从人脉、父辈给他带来的身份,以及他在佛罗里达的执政,都给他带来很大的优势,甚至当初筹款也遥遥领先,很早就筹得了超过一亿美元的筹款。但没想到杰布布什这个天之骄子、官二代、富二代在第一轮就被干掉了,出乎很多人的意料,那时很多人还把特朗普当笑话,小布什不行了还有克鲁兹,还有其他候选人,没想到特朗普能一路把笑话变成了现实。

凤凰博报:去年做节目的时候,谈到特朗普也是拿当这场大选中的调味剂来看的,并没有看他是主角,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王冲:事情的变化确实出乎预料。特朗普的竞选进程,让人想起了拿坡仑,拿坡仑被囚禁后,在进军巴黎的过程当中,最早大家喊:魔鬼来了,就像喊特朗普一样;中间的时候说:我们以前的将领又杀回来了;到最后:皇帝陛下万岁。我个人觉得特朗普走不到那一步。

凤凰博报:特朗普在演讲里经常有这样的表述:这事怎么办呢?好办!那事什么时候能办到呢?马上办到!等等,连看热闹的都觉痛快。也难免会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但是不是会像希拉里说的那样,他会把美国带上一条真正危险的路?

时殷弘: 我不认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会随便按核按钮,但他体会到很大一部分美国公众对美国现状、对世界不满,而他一定要呼应这些人群,同时他要提出一个非常简单的什么事情都很容易搞定的形象,这样反而能得到支持。当然,他上台后虽然不至于随便按核按纽,但他一定会对很多国家做出孤立主义的经济反应,会破坏美国在世界上很多的经济联系,大搞经济保护主义、孤立主义,甚至在军事战略问题上,会给美国的同盟体系巨大的震荡。总是诉诸于简单化,总是诉诸于煽动,有点像50年美国那个麦卡锡,虽然不能确认他一定会怎么做,但这样的人比较危险。

凤凰博报:特朗普曾说过要向韩国收钱,否则就撤兵。

王冲:特朗普的地位决定了他什么都敢说。第一,他是体制外的。华尔街的精英,以及过去有又的成就、错误甚至所有的蠢事与他都没有关系,所以他可以对一切说不,他可以颠覆一切。第二,他是以在野党身份挑战的角色。过去八年,所有的错误、不满都可以推给现任民主党政府,他现在是无官一身轻,而他的策略也正是什么都可以承诺,什么都敢于承诺,至于能否做到以后再说,因此他吸引了很多选民的关注。我们知道,美国大选关键在于选前的三场电视论辩,那三场电视辩论对内政、外交要提出自己的政策,那个时候特朗普能否再取得更多人的支持,这就更难了。

时殷弘:有多少人喜欢拍过公开裸照的第一夫人

凤凰博报:第一夫人在美国民众眼中,其实是传统的贤妻良母的形象,如果特朗普成功的当选总统的话,那么他的妻子梅兰娜,也将成为第一位拍过公开全裸照的第一夫人。那么美国民众会接受这样一个拍过裸照,并且被特朗普以我的性感太太介绍给公众的第一夫人吗?

时殷弘:美国一定有, 50%、60%的选民很讨厌这种做法,但也会有40%甚至50%的选民觉得这是反主潮流的、反精英的,这个很好。所以这是个分裂的美国。

王冲:竞选跟个人私生活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在多数时候,选民有清醒的认识,会把他的人品德、家人的品德跟他个人的执政能力、政治倾向会做区分。但有时候,人也不是完全理性。但也不能因为特朗普太太拍过裸照他就占劣势,在私生活方面,两家是可以进行比拼的。希拉里,在竞选过程中被人拎出了当年莱文斯基跟克林顿偷情的那段历史。

时殷弘:最近共和党又弄出来很多消息,说前总统克林顿相好的女人远不止莱文斯基,还有其他人而且有名有姓。当然,不管是谣传还是真的,反正这是一个肮脏的竞选。希拉里本人在这方面也不占很大的光。

王冲:特朗普说希拉里有一句最恶毒的话:这个女人连自己的丈夫都满足不了,怎么能满足美国。竞选堕落成现在这样,希拉里并不占优势。

凤凰博报:如果真要比较的话,希拉里她有前第一夫人,国务卿这样的身份,有非常丰富的外交经验,在外交方面做出很多成就,两者之间差在什么地方?

时殷弘:希拉里克林顿占有比较明显优势。她的个人魅力、从政经验以及形象,对于很讨厌共和党,甚至很讨厌民主党里民粹派的桑德斯的民主党人来说她有很多优势。另外,她的竞选基金很雄厚,已经筹款近三亿美元。相对于特朗普,希拉里有一个很大规模的精选班子,给他出谋划策的人很多,队伍里头脑很多,还有很多工作人员,可以去各个州,各阶层上门去拉选票。

虽然希拉里一向不被民主党内支持桑德斯的民主党人喜欢,美国人都不想在接受家属王朝之后接受一个夫妻王朝。但朗普得罪了更多共和党本党人,所以到目前为止,毫无疑问希拉里占明显优势。

王冲:第一,希拉里从政经验、外交经验,对理性的选民来说是加分的。第二,民主党比共和党更团结一些。第三,按美国的人口分布,对民主党更有利。第四,特朗普的极端言论会使他在最后投票的时候失去很多中间选民的支持。美国选举投票最后是铁杆的民主党就是支持民主党,铁杆的共和党就是支持共和党,关键在于那些摇摆选民,而摇摆选民会根据最后的辩论及各方政策进行相对理性的判断。第五,夫妻王朝。我反而觉得他的丈夫克林顿对她是加分的。希拉里也说了,如果她当选总统,会让她的丈夫来管理经济,很多美国人还是怀念当年克林顿执政时期,给他们带来的经济上的腾飞和收入的增加,所以选希拉里就是买一送一,还是比较划算的交易。

电邮门是希拉里的致命伤

凤凰博报:但希拉里现在面临最头疼的问题就是电邮门事件,有一些报道写道,FBI当前已经开展了一项调查,有可能会以销毁政府信息的罪名起诉希拉里。

时殷弘:这个很危险,为什么?希拉里她只要没有犯法,对她的攻击也不会致命,但如果她有硬伤,有犯法行为,后要采取行动加以隐瞒,如果调查结果她犯了法,这恐怕是有可能致命的伤痕。

王冲:电邮门给她带来的有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但我想美国的政治会照顾到共和党、民主党双方的利益。华盛顿情况非常复杂,如果不是非常硬的证据,非常硬的犯法,通常在这个时候FBI也不会去干涉双方的争斗。所以无论是阴谋论,还是希拉里在电邮门中泄露或删除某些信息,在美国法律里都是相对比较模糊的替代。不至于因此取消她的竞选资格,顶多声誉会有一定损失。

时殷弘:法律背后就是政治,这是非常微妙的。FBI、联邦法院、权威法院等等,恐怕到最后关头也得顾全大局,如果真是做了非常明确的法律结论,确认希拉里犯了法,便会有助于共和党特朗普上台,相反民主党又该怎么办?所以美国的FBI、联邦法院系统都会顾全大局,不会做真正毫无情面彻底的调查,不会在大选期间做出非常明确的法律判决和结论。

时殷弘:特朗普在奥兰多枪案中得到了什么好处?

凤凰博报:随着大选进程推行到现在,他们以人格攻击为主题的消极选战将会变本加厉,对此,两位有什么看法?

时殷弘:他们会加强对对手的人身攻击,但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不是互相攻击,主要还是说明自己想干什么,同时指出对方的不对。我想双方都会加强对当上总统以后要实行的内外政策的正面叙述,同时攻击对方的政策,当然再加上攻击对方的个人。

王冲:我们对特朗普有一些误解,在社交媒体发达的今天,只有他的极端言论才会被全世界的网民所阅读、评判,甚至谩骂。要仔细从头至尾看特朗普的演讲,他的外交政策、经济政策非常明确,比如,我们要让美国重新伟大,让美国优先,不主张美国在海外投射太多的兵力,希望盟友来分担一些财政支出,同时希望美国变得更强大。而他在经济、移民政策以及对穆斯林的态度都非常清晰。

凤凰博报:但特朗普仅有的外交政策方面的经验,就是在俄罗斯经营环球小姐比赛,相比之下,希拉里在外交方面的经验可是比他多得多,二者根本没法相比。但奥兰多枪案之后,两人的支持率又有所缩小了,这个案件对选举有何影响?

时殷弘:这个案件的发生有利于特朗普,所以他们之间的民调差距缩小了。奥兰多枪杀案,这个人经常看伊斯兰网站,联邦调查局说他已经被激进化了,冲进去杀了50多人。美国公民认为这是阶段的穆斯林,伊斯兰威胁很大,必须要进一步明确移民政策,加强枪支管理,保卫安全,而这对特朗普比较有利的。虽然希拉里也强调,不能得罪已经在美国几百万穆斯林,这个话理论上也对,但在奥兰多枪击案的震惊之余,说这种较为理性的话,不一定能得到她平时得到的那么多的支持。

凤凰博报:一项民调显示,选民认为希拉里在处理国际危机上比特朗普更有经验,但应对伊斯兰国威胁上,选民认为特朗普更有能力。

王冲:民调在这时候会不断变化,甚至民调机构本身就有倾向性,民调靠不住只能作为参考。特朗普在对外方面整体没有希拉里优势大,对外方面民主党一向是软弱的,但希拉里又是民主党里面外交的强硬派,所以这方面希拉里整体是得分的。

希拉里第一任国务卿任期,茉莉花革命等都是在她任期内发生的,她确实是经验更丰富。但特朗普提出了一个革命性的变化,他认为民主党做的是很好,但路线方针是错误的,不应该以民主的方式去改变别的政权,美国应该退回来,让盟友去分担更多的军费,更应该管好自己的内部事务。这是两个方向的争论,跟具体的执政能力强弱并没有直接太大的关系。这就看美国选民到底会选择哪个方向,是否会接受特朗普这种孤立主义。

时殷弘:最近有一个猜测,特朗普有可能邀请前国务卿赖斯担任副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现在已经靠他的简单化赢得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今后一段时间他会从人力资源上,从政策实际上补充一些,让人们明确的看到他到底要以什么样的内外政策来领导美国。

不管谁当美国总统都会严厉打击IS

凤凰博报:两位候选人都在指责对方是骗子,痛批彼此的主张威胁美国安全。有一种评论称,特朗普当总统将是为IS壮胆,两位怎么看?

时殷弘:不见得。特朗普上台,如果我是华盛顿的站在美国利益上来看,最大的威胁是经济、金融和安全上会严重地疏离美国的欧洲、东亚盟友,疏离了欧洲盟友也许对IS有利的。但他这个人,可能更少顾忌动用军事力量进行打击。IS极端伊斯兰和极端恐怖主义政权看问题的方法跟我们不一样,恐怕在IS眼里,希拉里克林顿和特朗普都是撒旦,至于哪个是更凶猛的撒旦,会对他们造成更大损害的撒旦,我个人认为IS未必做一个结论。

王冲:要讨论IS就要想到以色列,关键要看特朗普或者民主党对以色列是什么态度。过去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程度相比布什政府时期是下降的,结果导致以色列总理去美国访问时都不想见奥巴马。特朗普的一个演讲中明确的提到,要坚定的支持以色列,要打击IS。他的言论、政策对宗教极端势力是一个强硬的态度,要保护美国的利益,在此基础上他一定要对IS进行强烈的打击,甚至不排除动用武力的可能。奥巴马在2013年失去了一举解决中东问题的机会,在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摇摇欲坠的时候,奥巴马犹豫了,没敢出手导致IS的壮大。不排除特朗普上台后,支持以色列在中东实行更强力的措施的可能。

时殷弘:不管谁当上美国总统,一定会严厉打击IS,只不过他们各自总的战略是否可以有效的、更严厉的打击IS是个问题。

王冲:希拉里太难缠 特朗普上台会对中国更好点

凤凰博报:最后一轮初选,希拉里顺利赢得多数票,美联社表示,在真正确认代表民主党出线后,希拉里将会在近期与桑德斯进行闭门会议,虽然桑德斯没有公开表示支持希拉里,但他曾说过,共同目标就是不让像特朗普这类的政客来分裂我们。两位觉得她俩联手胜算的几率就会有所增大吗?

时殷弘:面对特朗普,桑德斯基本没有太多选择,只会枪口一致对外,枪口一致对外之后,原来支持桑德斯的选民会不会投希拉里的票,这是有疑问的。但无论如何民主党内部分裂明显小于共和党内部分裂。共和党那些强有力的人物,那些党的领导、精英、共和党各州长以及国会的共和党领袖,现在还远没有达成大体的共识,无论如何支持本党。所以,目前这个形势很有利于民主党有利于希拉里克林顿。

王冲:我建议希拉里请桑德斯做副总统候选人,她是精英的代言人,而老爷子桑德斯又吸引了众多中下层或较穷的人的支持,这样的配合可能会吸引更多选民。如果希拉里找桑德斯毫无疑问是加分的,但桑德斯是否支持她?另外,特朗普找谁,一个什么样的人能配上特朗普这是很难的问题。

时殷弘:桑德斯基本上没有选择,他不会像预选时期带领他的一部分人跟希拉里对抗,但无论从他的民粹主义的意识形态还是他的个性,我觉得他未必愿意当副总统候选人,而且希拉里未必会邀请他。希拉里有很多优点,但胸怀不是很宽广。

凤凰博报::王老师已经明确在这打赌支持希拉里赢,时老师您更倾向谁?

时殷弘:如果不出现颠覆性的变化,希拉里克林顿赢得美国总统职位的可能性显著大于唐纳德•特朗普。

凤凰博报:您心里更希望谁当选?

时殷弘:这两个人都会对中国有不同的损害。如果希拉里克林顿当政,基本上就是奥巴马对华政策、对华态度在美国意义上的加强版。

经济上、金融上美国仍然会跟中国合作,但在主要的摩擦点上,女总统会比奥巴马对华更加强硬;在针对中国战略再平衡方面,这位女总统一定会比现在已经很强硬的奥巴马更强硬;在外交再平衡上,她当国务卿的时候,希拉里克林顿为美国在中国周边拉朋友,拉战略伙伴干得很积极,而且从美国的观点来看,干的很有效,她要继续干,只有一点,由于美国公会的态度,她不支持经济再平衡主要措施,就是TPP;在人权问题上,希拉里如果当选美国总统,至少在上台的头两年会比目前奥巴马更加强硬。但如果特朗普当总统,对中美关系总体损害会更大。中国现在的主要困难就是国内经济和金融,经济下滑,金融风险增大了,而中美经贸关系对中国的经济和金融意义重大,如果特朗普上台,至少在头两年会严重的负面冲击中美经贸关系,给现在中国经济金融增加更大的困难,会对中国造成相当大的伤害。如果他疏离了日本,或者不肯承担大部分驻韩美军费用跟韩国翻脸,虽然间接对中国有些好处,但由于他可能左右中美经贸关系,从而对中国经济金融造成比较大的负面伤害,所以特朗普如果上台,至少在头两年他对中美关系,对中国造成伤害会大于希拉里。

王冲:我认为希拉里会赢,并不是我支持或喜欢她,而是理性判断当前形势认为希拉里会赢,但我个人更喜欢特朗普。

谈到特朗普跟中国的关系,我从另一个角度看。从历史看来,中国官方更善于跟商人打交道,而不是跟法律打交道。特朗普就是商人,商人就要逐利,跟你摆明了谈条件做生意,而律师喜欢咬文嚼字,希拉里又是个比较强硬的律师,所以跟希拉里打交道就会比较麻烦。跟特朗普打交道,他要中国的钱,他希望美国在经济、金融方面获得更多的利益。而希拉里就不同,她既要你的钱,还要说你人权状况,民主状况不好。所以,我还是觉得特朗普上台对中国会相对更好一点。

美国不当世界警察为何让世界各国都担心?

凤凰博报:对于美国本土的影响呢?

时殷弘:如果希拉里当总统,美国人还会坚持国内现有的基本方针和对外的所谓自由国际主义方针,包括战略层面、经济层面。如果希拉里当政,美国虽然会有变化,跟奥巴马相比甚至是更糟糕的变化,但美国还是我们看到的美国。

但如果特朗普当政,美国有可能走一条逆反冷战之后,所谓国际自由主义秩序等等的道路。所以全世界为什么特别担心特朗普?他们仍然认为,尽管美国犯了很多错误,但如果出现一个谁都预料不到的美国,急剧变化的美国,对全世界相当凶的美国,就管自己的美国,全世界各国恐怕都会比较担忧。

王冲:很多国家都讨厌美国这个世界警察,觉得他到处多管闲事。但美国如果不当世界警察了,大家反而更担心,因为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时殷弘:现在中国有理由担心美国变成一个很不讲道理的商人。中国对美出口,特朗普扬言要把中国部分产品增关税50%,不仅会对中美经济关系造成很大伤害,实际上也会对多年来跟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造成很大伤害。

最关键的,这个世界已经有够多的麻烦了,这个世界难以应付现在麻烦,如果这个世界变动更急剧,更加远离我们的经验,恐怕我们应对世界的能力会更加显得远远不足。所以,这也是全世界大部分政府,大部分舆论,虽然很多未必喜欢希拉里,但全世界对她比较熟悉,如果世界变动不是太急剧,在拥有各种困难的世界中还有能力去适应、应付,如果出现一个谁也不懂的特朗普当美国总统,这对世界恐怕会造成相当大的负面震动。

王冲:如果特朗普失败,他失败之后可能引发共和党内部的重新盘整,共和党政策、具体的方针,甚至四年以后共和党那么多州长,那些中生代,他们在崛起的过程中可能变化真的要来了。

时殷弘:如果讲的最彻底,特朗普赢不了,这个世界还能在目前的最大略的方向上苟且一段时间,也给世界准备迎接变化、变革留有时间余地。

美国选民对两党总统候选人同时持有负面看法,是很少见的。而这也将成为美国现代选举史上两个“最不受待见者的对决”。铁嘴悍妇对战大嘴地产大亨的戏码即将进入高潮,各位看客,让我们一起看大戏。

查看更多实录

嘉宾介绍

时殷弘

著名美国问题学者 国际战略家

王冲

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 高级研究员

《纵议院》是凤凰博报全力打造的高端视频对话节目,以国际视野、中国视角纵议内政外交、解读经济民生、畅谈文化历史,力图找出事件发展的内在规律和深层逻辑,推动问题的发现和解决。节目于每月8、18、28日在凤凰博报上线,并在凤凰视频同步推出。

凤凰网纵议院微信
扫描关注

编导:邵文婷

主持:邵文婷

专题:邵文婷

邮箱:shaowt@ifeng.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望京启阳路4号中轻大厦10层

邮编:1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