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进入老龄化社会 中国准备好了吗?

——周孝正、徐绍林解读推迟退休的深层问题

  • 放开二胎也要放开“二奶”?

  • 别的事儿可以多印钞票为何补养老金不可?

  • 领养老金不该感谢政府感谢党 应该谢自己

  • 我到了80岁就卖掉房子去养老

  • 老人占着坑不退休让年轻人怎么办?

  • 进入老龄化社会 中国准备好了吗

根据测算,2050年,中国职工的抚养比将从当前的3个职工养一个退休人员,变成1.5个职工养一个退休人员。延缓退休年龄、以房养老等等相应的措施,真的可以有效的控制老龄化所带来的系列问题吗? 中国已经做好了迎接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准备吗?

周孝正:放开二胎也要放开“二奶”?

凤凰博报:议国事知天下,欢迎收看新一期的《纵议院》,我是文婷。中中国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已是不争的事实。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在加速中国老龄化进程的同时,也增加了子女养老的负担。我们的邻国,在老龄化人口增长之前已经是个富国,而中国尚未达到这种富裕程度,当下面临的最大为题就是:未富先老,至2014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数量达到13755万人,占全国比重10.1%。今年我国已经全面放开二孩,多久会有效果显现?

周孝正: 1971年,周恩来总理定了一个基调 “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这样的话到了1980年就降到2.24了,后来改了个独生子女政策,一个过了35年的错误,这种急刹车就造成了未富先老。如果一直奉行两孩,两个人结婚生两个孩子,上面平均有两个老人,底下有两个子女,基本就是正常的。一放二胎,我们管它叫蜂腰状的年龄结构。原来叫金字塔,老的少,干活的比较多,孩子多。一松口就变成所谓的枣核状,老人少、孩子少,干活的多,这叫黄金的季节。而黄金季节一过去就是倒金字塔,倒金字塔再往前走蜂腰,就变成干活的少,老人多、孩子多,就是蜂腰,这蜂腰就是80后。

徐绍林: 中国进入老龄化已经十二三年了,就按照国际这个标准,60岁以上占10%或者65岁以上占7%,咱们应该是2002年就基本上已经达到老龄化,但以前公众对老龄化好像不是那么重视。这几年为什么每个普通老百姓都非常关注这个事?就是延迟退休给闹的,老百姓就反映特别激烈。实际上不同的行业、不同的职位,对延迟退休态度是不一样的。在稳定又挺舒服的机关、事业单位当领导的肯定愿意多干几年能拿钱,但一些普通员工,基层企业的工人,在室外工作对身体伤害比较大的希望到年龄就退,干吗非得让我延迟?

凤凰博报:所以说现在老龄化严重了,他才想尽各种方法抑制他?二胎放开了多久才可以达到效果?这可以预测吗?

周孝正: 远水解不了近渴但可以解远渴。如果不改两个正好的国策,一直都是两个,没有这个问题。党中央有三句话 “不懈怠、不动摇、不折腾”,所以就是折腾出来的,本来两个正好挺好,非得搞一个,搞了30多年你又回来了。

徐绍林: 他放开二胎,他至少都要滞后15到20年才能见到效果,中间、前面的时间只能熬着。

凤凰博报:尽管全面放开二孩儿,但实际有意愿生育二胎的数量与预期相差甚远,很多符合政策的夫妻放弃生育二孩,是否可以像日本一样采取补贴、育儿假等政策来刺激大家对于生孩子的意愿?

周孝正: 第一步就是先别罚。张艺谋被罚了748万,人家生了三个纳税人,生了三个祖国的花朵,罚人家700多万,空前绝后了。人家生了个小二小三,是最缺钱的时候,趁人之危。按照生活所在地区的平均生活费倍数,不倾家荡产也罚你个底掉。所以先不要罚,其次再奖励。人家生一个孩子让社会可持续发展,咱们中国不但不奖励还要罚,这是本末倒置的。

徐绍林: 从罚到奖的过程恐怕比较漫长,而且也要看二胎政策实行以后的效果,如果大家都不想生,人口结构也没有太大变化,政府才会考虑出台一些政策,但地方财政都比较紧张,除非中央拿钱去奖励二胎、三胎。

周孝正: 一方面我们国家缺价钱,另一方面是国家到处撒钱浪费钱。还是那句话,全面依法治国,花钱得有规矩。本金要不要,息免不免?不能说低息、无息,最后本金都不要了。还是要“全面的建设小康社会、全面依法治国”。

凤凰博报:那对于生二胎年轻人不愿意生,但是愿意生的人,确实现在这个年龄也不允许,也没有条件生。

徐绍林: 45岁以上的人,如果提前10年放开政策,可能就生了,现在身体、各方面状况已经不允许她生了,适合条件生的又不愿意,所以现在这个政策特别矛盾。

周孝正: 2010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强烈呼吁放二胎刻不容缓,又让他们拖了五年,现在人家50岁了基本上育龄就结束了。那天我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第一号节目调侃:放二胎还得放二奶,为什么?大奶生不出来了。

凤凰博报:中国人口老龄化相对于日本还面临哪些更大的挑战呢?

徐绍林: 第一,未富先老。第二,养老基金苦乐不均。富的地方真富,穷的地方基本入不敷出,甚至出现亏空。比如你像北京、广东、上海这些地方结余很多,西北、东北基本都是亏空。不同的地域最终养老的待遇会不一样,把富的救济贫困的恐怕也不行,富裕的地方也不干,这种情况像日本不会遇到。

周孝正: 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叫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对外开放,有一个原则叫国民待遇的原则,一视同仁。外企的企业的所得税率是15%,内企就是33%,到了2003年,人大就修改了企业所得税的税率,叫国民待遇。内企由33%降八个点变25%,外企由15%增加十个点变25%,这是非常好的事。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上实行了国民待遇原则,养老我觉得同样,只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就应该一视同仁。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中央深化体制改革小组开会讨论,国民待遇原则,比如一个月最低起码2000,是个人老了就给2000,这也是社会核心价值观的核心,就是公平正义。

周孝正:别的事儿可以多印钞票为何补养老金不可?

凤凰博报:截止到目前,据不完全的统计,向社会公布的养老金并轨方案的省份已经达到了13个省份,但是如何来实现这个养老金并轨趋势,大家一直很担心的问题,就比如说像公务员,他不需要拿养老金,那这部分钱怎么补?

徐绍林: 现在实行并轨的地方个人已经开始交了,以前没交的部分,应该由财政来拿钱补,那么现在财政去哪儿拿钱?具体从哪儿去弄,恐怕都没有具体的解决办法,但是大的原则是这么定的,公务员也开始交养老金了,亏的部分将来由财政逐步补,怎么补,那反正中央有一个大致的文件,但是实施起来,我还是觉得难度挺大的。

周孝正: 跟你说一句非常不好听的话:没钱印票子不就完了吗?这钞票还少印了?几十年多印了100倍,原来那时候我们的货币是1.65万个亿,大概30多年,现在110多万亿,都上去100倍了,为什么不可以为了养老金的所谓的公平、正义印钞票,别的事都可以印钞票,为什么这事就不可以印钞票了呢?印钞票什么意思?全体纳税人负担。

凤凰博报:像东北这种省份,交得多,但是拿到的却很少,像广东有一年的结余最高可以达到3800亿,这是否养老金多缴多得规则并不相符?

徐绍林: 多缴多得本身就是一句蒙人的话,多缴多得只是个人缴费的部分,单位给交的那部分是并入到社保大帐的。养老金本质上还是保险的属性,千家万户帮你一人,养老金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长寿者,活得越长就等于领的是活得短的那部分人的钱。没退休就去世了或刚退休没几年就去世,肯定是亏的,不可能多交多得。

周孝正: 那世界各国的退休金都是跟自然寿命有关的,不能按年龄规定。

徐绍林: 好多人现在觉得越算越亏,干脆不上了,自己去存银行买份保险都行,但是这种情况一般是不允许的,社保本身是强制的,如果不强制,大家都不去交,社会就聚集不了那么多资金了。另外企业也觉得负担太重了,现在国家的社保负担将近40%全部都加上,在全世界是属于最重的了,现在又要延长退休还要多交,很多企业主对延迟退休反响也是很大的。

凤凰博报:根据2015年新的退休年龄和退休工资规定,从2015年开始,男女职工、居民都相应推迟领取养老金,直到2030年男女职工都达到65岁才能领这个养老金。这真的推的时间有点长。

徐绍林: 普通的工人特别是在室外干体力活的,本身身体损耗非常严重,可能50多岁都干不动了,非得让他到60岁甚至将来要到65岁才领养老金。从他内心来讲,他更愿意提前领不愿意延长,所以这个制度将来在顶层设计或在制定具体办法上,一定不能一刀切,新人新办法、或者老人老办法,一定要根据不同的行业,不同的这种。身体状况,自愿选择,特别是对现在已经达到一定年龄的,面临退休,你突然一下变,又要延长5年,这个他们绝对受不了,容易引起大的社会波动。

凤凰博报:延缓退休或延缓领取养老金,真的可以弥补养老金巨大缺口吗?

周孝正: 我觉得弥补不了,缺口很大。我们那时候的工资非常低,在农场一个月就32块钱,一年384,但那时候的钱值钱,一个月32顶现在的3000,所以说还要考虑通货膨胀。还是那句话“不患寡患不公正”。养老金其实就是市场和计划转轨的问题,比如十八届三中全会讲,养老资源的配置,必须用市场作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因素,就是说社保不是市场强制的,一个中国人就得有基本的养老的保障,这是一个文明,你是一个文明国家。人就得“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所以说市场和计划也得协调。像有一些重体力,损害身体,多给工资,让人把那份命钱挣出来。比如北京的雾霾,就得给补贴,尤其是在野外的工作的人。比如警察,站在马路中间吸着南来北往的汽车尾气,前两年我们去公安部开会,人家告诉我们警察的平均寿命全国52岁北京48岁,他拿什么养老金?这是市场和计划该摆平的问题。比如可以去买养老保险,养老保险市场给你,多买多得,我们管它叫市场经济。另外是社会保障,社会主义国家,应该体现公平、正义。所以养老金地区的差异、行业的差异都应该有,但是还应该有一个基本的养老,比如一个月2000,只要你中国人到退休年龄,就一个月2000。不能说过分的强调职业的差异,如果这个职业就是早死,就是危险多,那就多给人钱。

查看更多实录

周孝正

社会学家

徐绍林

独立评论人

《纵议院》是凤凰博报全力打造的高端视频对话节目,以国际视野、中国视角纵议内政外交、解读经济民生、畅谈文化历史,力图找出事件发展的内在规律和深层逻辑,推动问题的发现和解决。节目于每月8、18、28日在凤凰博报上线,并在凤凰视频同步推出。

凤凰网纵议院微信
扫描关注

编导:邵文婷 主持:邵文婷
专题:邵文婷 邮箱:shaowt#ifeng.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望京启阳路4号中轻大厦10层
邮编:100102